首页 智库 要闻 正文

林毅夫:未来中国需挖掘“后发优势”

2017-12-26 14:20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林毅夫 “后发优势”

摘要:“从中国经济转型中,我们可以吸取的经验教训就是,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不能照搬教科书,必须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林毅夫总结。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季晓莉

2018年中国将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

1978年中国国内人均GDP只有155美元,连世界上最贫穷的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国家的平均数都没有达到。当时进出口只占GDP的9.7%,90%以上的国民生活与国际经济不相关;81%的人生活在农村,84%的人生活在每天1.25美元的国际生活标准贫困线之下。

到2016年,改革开放38年来,我国年平均GDP增长率达到9.6%,年人均GDP达到8100美元。1978年我国经济总量仅占全球总量2.3%,2016年则占14.9%。1978~2016年,中国平均每年贸易增长速度达14.8%。

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已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和贸易体。过去近40年中,中国有超过7亿人摆脱贫困,是唯一没有出现金融危机的市场经济体。

12月10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在第二届国家发展论坛上表示,中国保持年平均6.5%的中高速增长趋势在短期内不会变化,但前提是必须按照比较优势形成竞争优势。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国内舆论一片风声鹤唳,认为中国经济也濒临崩溃,当时林毅夫曾作出一个重要判断,认为中国经济继续维持8%的经济增速20年没有问题,在当时引发争论。很快,一个10年即将过去,中国经济并没有“崩溃”。

“从中国经济转型中,我们可以吸取的经验教训就是,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不能照搬教科书,必须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林毅夫总结。

为什么很多发展中国家改革失败?

西方发达国家自工业革命以后技术和产业附加值一直走在国际前沿。他们要实现技术创新只能靠自己发明,而发明投入成本非常高,风险非常大。

“发达国家发明提高速度非常稳定,过去100年每年都是2%。”林毅夫说,一个国家把他国用过、比自身附加值高的成熟技术和产业引进用起来,成本和风险都比自己发明要低,就形成了后发优势,经济增速比发达国家高,使得技术和产业水平比较低的国家在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上跟发达国家比较起来有优势。

中国在上世纪50年代提出十年超英,十五年赶美。但是发达国家有专利保护,要取得这些技术要交很高的专利费,甚至交了专利费人家也不给技术。如果自己去重新发明一套技术和产业,等于放弃了后来者优势。

先进产业资本非常密集,而当时我国仍是农业社会,资本非常短缺,无法拥有比较优势,企业在开放竞争的市场中没有支撑能力,要靠补贴来保护。这就带来了政府对市场的各种干预和扭曲,造成资源错误配置。我国上世纪60年代试验原子弹,70年代卫星上天,但国民经济效率非常低,人民收入水平也非常低。

二战后,所有发展中国家都想快速实现工业化、现代化。推行思路基本上大同小异,都想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立现代化大产业。这些国家政府干预市场造成扭曲,即使能建立一些现代化产业,也都是靠补贴,效率非常低,跟发达国家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而且还在扩大。

林毅夫回顾说,在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开始转型的时候,发展中国家的普遍看法是计划经济不如市场经济,要向市场经济转型,必须取消一切政府补贴,实现经济自由化,宏观经济保持稳定;还认为过去社会主义国家、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不好是政府干预太多,所以政府应该退出。

但这些国家在过去的发展思路下建立了一大批关联资本密集产业,取消补贴后这些企业大量垮台,产生大量失业,引发社会不稳定和经济停滞,危机不断。经济学家把这个年代称为发展中国家转型期迷失的20年。

而我国采取的转型方式在同一时期被认为是最糟糕的方式。

“很多国外经济学家一直在说中国经济要崩溃,那个年代国际上充满着中国崩溃论,直到现在国际上隔几年还会说中国经济要崩溃。”林毅夫表示,“在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我跟国内国外很多专家在争论。现在,有大量实践经验证明,那些资本非常密集的产业在私有化以后,如果政府不允许垮台,实际上他们从国家拿到的保护补贴比原来更多。在这种情况下,效率当然会变差。”

中国如何做到38年高速增长?

二战后全球200多个经济体只有13个经济体取得每年7%或更高的增速,并持续25年经济快速增长。林毅夫认为,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成为这13个经济体之一,原因就是后发优势。

“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我们改变了过去的发展方式,开始发展劳动密集型的加工业和出口产业,符合比较优势,能形成竞争优势,占领国内国际市场,创造了利润,积累了资本,在产业升级的过程中就可以利用后发优势。”林毅夫表示。

经济发展代表收入水平不断提高,而收入水平不断提高靠的是劳动生产率水平不断提高,而不是印钞票。

林毅夫认为,为了实现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需要企业不断技术创新、转型升级,把劳动力、资源、资本从附加价值比较低的产业转移到附加价值比较高的产业,例如从农业转到工业。

林毅夫认为,中国经济能够维持稳定并高速增长,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并不是照搬外国的理论,而是实事求是。

面对转型中的世界性难题,“大型国有企业不给补贴活不了,那就给他转型必要的补贴;同时放开有比较优势的劳动密集型加工业的准入。”他表示,改革开放之初全国基础设施很差,没有能力建设全国的基础设施,就先搞特区;为了维持大型国有企业的生存,政府对市场做出很多干预,营商环境非常差,但由于无法一下子取消全部干预,就在工业特区、工业园实行一站式服务。

“靠这种务实的方式,中国经济很快发展起来,把比较优势变成竞争优势,出口和利润大幅增加,带来了改革开放以来国民经济蓬勃发展。”林毅夫分析,我国仍是中等收入国家,人均GDP即使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也只有美国的1/4。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跟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比还有很大差距,因此还有很多后发优势可挖掘。

他强调,当中国从一个资本短缺的经济体成为资本丰富的国家,应积极发挥市场作用,建立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

责任编辑:潘世杰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